断案022冯修职己卯生三十岁占宅

戊申年 戊午月 乙日 己卯时(午未空 )
男: 己卯命 乙未行年   申将(勾) 卯时(玄)

财 ○未 
父 戊子 
子 癸巳 


    龙        阴        阴        合
[○]     [庚]     [庚]     [乙]
           [庚]     (合)酉     [乙]         (辰 常)
                         (辰 常 )                         (亥 蛇)


   朱    蛇         后
[丙] [丁] [戊] [己]
[乙]                 [庚]
[甲]                 [辛]
[○] [○] [癸] [壬]
    龙    空     虎    常

22)冯修职己卯生三十岁占宅,戊申年五月乙酉日申将卯时。(午未空亡,亥子落空),知一,不备,乱首,蓦越。

  邵先生曰:此课支来加干,名上门乱首;又用神当囚死,斗罡系日本加寅,名天狱,不有大服,必有大祸。支神犯日,酉为婢妾,恐婢妾死亡为累。初中传六害,贵人行年又加其上;甲乙以子为父母,主先遭横扰,次值凶丧。又防失火,此凶课也。时冯为主簿,五月初二日占课,六月十七(一作七月)日,婢子争宠,因责之,遂自缢,县尉与主簿不足,依法看验,申州被拘,在能仁寺将及一月;母亡,遂得丁忧而去。

  先生析曰:盖支辰犯日,乃下犯上也。酉为婢,六合为人口。五月火鬼在酉,故婢横死;酉金克乙木,故为所累。贵人六害,所以被拘。又未为眷属,本宫上见子为父母,母受土克,又受未害,行年加之,重克重害,所以母亡。五月以巳为月病符,行入末传,乘虎加母之本宫,归丧于家也。又两月母之妹又没,此为冯之姨母,供养在家者也;未葬而厨下火发,延烧将及堂前而灭。大凡火鬼克人,不是一个可当。六合为棺木,卯神亦是。

  ●用神未生在午月,本不应囚死,但是空亡则无气,而且是墓,又夹克,所以为囚死。

  ●支酉来到了干上,和乙的关系是怎样的呢?克乙,所以乙要因此受害,这里的酉为什么取了妾的象?因为合乙的寄宫辰,酉来合辰,为争宠,所以为妾婢。酉为天鬼长绳煞,辰酉都是自刑,所以上吊自杀了。

  ●不备课,寅为功曹,寅不备,所以与县尉主簿不足,寅木被酉克,转而投未,不料未土被夹克,所以说遍地仇。

  ●未土 被夹克发用,那么就会发展呀,看看怎么发展的?未土投向中传子,是贵人与未害,害贵讼直作屈断。

  ◆◎按:首观干上,酉金克体,为酉所累而兴讼。干为外,支为内,酉本支辰,是事起于内而发于外。酉代表婢妾,故为婢妾所累。这个酉金本为支,支为宅,是内室是家庭,说明是家中的婢妾,现在跑到干上,干为尊,支为卑,说明是婢妾抢地位争宠,支加干克干,是上门乱首。而酉为夏季火鬼,为五月死神和天鬼,且为月内长绳,又是日干之鬼。《神煞指南》道:“长绳见鬼,有缢死鬼”,所以婢女死于自缢,冯修职为婢女自缢而累。次观支上,支来克干,来由在支,须从支上讨消息,酉上乘功曹太阴,功曹指小吏,太阴为暗中,因此有县蔚暗中相害。《毕法》云:“害贵讼直作屈断。”干上天鬼克干,中传贵人子水临空害且上下夹克。生气为理,今临空害,是理直亦不被采信也。 再观发用,用神日墓主屈抑,加之贵人空害,课体天狱,都是入狱之征。未加寅上,鬼宿入鬼门,夏季未为天目煞,主鬼神,主寺观(邵子以四季均为墓库,乘天目煞,鬼神聚所也)。 故申州被拘,在能仁寺将及一月。另观中末二传,中传子水贵人乃干之父母,为行年上神,遭上下夹克,又落空,且课体三下克上为长度厄,加上天狱课体,是长上之忧的象。而子水为午月丧车,且阴神上乘白虎绝神,遁干父母临虎,主凶丧。且已为双,故丧母又丧姨母(课中子水父母逢绝,而行年至此是主因)。另外,《毕法》云“所谋多拙逢罗网”,乙寄于辰,巳在干课之前,为干天罗,主丁忧。 何以论火发?末传已火乘旺虎克支;且 酉为夏季火鬼,临于支宅,而加于干上,是火自内延烧于外也。

  ◆林烽按:三次一课多断,六壬神课之名一览无余

  1,此课支加干克干为上门乱首,占家宅必然宅不利人,宅克人,此为其一,其二此课辰加日干长生亥上,用神值死囚,为天狱课,占宅不利。

  2,酉为婢妾,克日,必然为婢妾所累;干上酉与支酉自刑,酉为死气,又与支上寅相绝,寅为梁,绝主自缢、上吊,酉为长绳煞,必然主婢妾上吊而亡,克日者,必然为此所困扰。

  3,戊申年,其人行年在未,未与上神子相害,子临贵人,贵人主尊长,子为父母爻主父母,子为女,故子临贵人主母亲,坐未鬼之地受克,又陷空,空主死亡,故有母亲死亡之象。

  4,因子贵陷空而传出末传巳虎,巳克干上酉鬼,先母亲死亡,然后才有了子孙巳克干上酉鬼,从而解除了事主的忧患。

  5,太阴为姨母,坐酉鬼之地,酉又为死气,六合为棺材,坐于棺材之上,太阴之上神未又空亡,青龙为纸钱煞,故主姨母也有死亡变鬼之象。

  6,午月酉为火鬼,火鬼克日,必然会有火灾之患。

  ◆依照惯常对上门乱首课的理解,干为尊长,支为卑幼,支加干课干,是下来犯上,当断为被奴仆下人所害。

但这只是事之因,却不是事之果,事之果在于“被拘”!

责婢争宠——婢自缢死——县尉陷害——主簿被拘,这样一个复杂的过程是如何推论出来的?

对课的理解不可穿凿,必依先贤所论为主。兹试以《大六壬苗公射覆鬼撮脚》、《大六壬大全》、《大六壬指南》所论为据试作理解。

《六壬订讹》云:“上门乱首,事发于外而起于内。”此是断过程之关键所在。

事发于外,县尉看验申州拘捕主簿,是凶事自外而来。

事起于内,县尉与主簿不足,必处心积虑也。然苦无证据,今闻逼死人命,是授县尉以柄,可以谋害,故主因家内事而致外灾也。

这个争宠很有讲头。

第一,支来克干代表什么?笔者遇此象数次,类似于“眷属丰盈居狭宅”,就是单位内人多位置少

第二,干支各有定体,干尊支卑。酉为支为婢,加干,是卑有攀高之意,是就是向往尊位。。此又以课象为人之心理,由心理而推其行为,卑来加尊位,非争位而何???????

二象叠加,就是婢争尊位,故为争宠

酉为长绳作日鬼,《大六壬神煞指南》云:“长绳见鬼,有缢死鬼。”,故主自缢。

---------------------------------------------------------------------------

何以论县尉陷害?

依旧从干支加以分辨。

或支加干,或干加支,无论赘婿、乱首、历虚、自在、壮基,均是其果,有果必有因,其因何在?但以理推,先贤虽无明论,但有言可以参考。

《大六壬大全》云:“上门乱首,尊不惹卑,卑下敢来犯上。”

《大六壬订讹》以干支互加有传染之意。又云:“支临干,看支神,原受艰难,则为不得已而出,随他人受磨折。如支上原有存处,岂可轻易舍己从人,君子于此,审其可否,则免失身之咎。若支乘脱气,必无正屋可居。终非自立之象矣。”

是知支来加干,欲究其因,还当处支上讨其消息。

支来加干,若论人宅,支为宅,干为宅,其象多矣。

或宅宽人少,或居无正屋(《括囊赋》),然居无正屋,以支自乘脱气为的。《会篡》所云“支干相加被脱克,居无正屋自然明。”是也。

今支来克干,上见功曹作太阴,功曹为吏,太阴为暗昧,故主吏人(县尉)暗中相害

---------------------------------------------------------------------------

何以论被拘?

《毕法》云:“害鬼讼直作屈断。”

干上天鬼克干,一凶。

中传贵人子水临空害且夹克,二凶。生气为理,今临空害,是理直亦不被采信也。

发用日墓主屈抑,加之贵人空害,是入狱之征。

未加寅上,鬼宿入鬼门,未为天目,主鬼神,故主寺。

-----------------------------------------------------------------------------

何以论有大服?

此长度厄课,不利于尊长。

《心镜》云:“乙生于亥将为本,斗系亥当父母忧。”不利于父母。

发用未为眷属,作空且鬼宿入鬼门,主凶丧。

中传子水为母,临空害且夹克,乘丧车之煞,亦不利父母。

末巳为丧车,作白虎,亦主凶丧。巳为双,故丧母又丧姨母。

行年在未,故谓之与行年并,事更急而有准。

---------------------------------------------------------------------------

何以论罪不重,得丁忧而去?

丁忧,古代官员因父母去世而辞职也。

《毕法》第二十五法“所谋多拙逢罗网”云:“值干之天罗地网有官人主丁父服,值支天罗地网主丁母服。”乙寄于辰,巳在干课之前,为干天罗,主丁忧,邵先生泛以为丁母之忧。

---------------------------------------------------------------------------

何以论火发?

酉在夏日为火鬼,作宅加干而克干,故主火灾。

延烧者,支来加干,传染之意也。

其中尚有未解之意,还待诸贤指教。

    此课占宅,干为人支为宅,近宅加干克干,是宅不利人,酉为死神,作宅为干鬼, 是住此宅要死人之象,而支阴为岁破,大耗加宅,又为日刃,克财发用。

   问:乙寄辰,辰与酉合,如何理解?
   答:既然相合,就是人宅相合,既互恋,则难以出脱、离去,也就是说这个宅,非常不好。
   学员:夫妻吵架到門口, 又被拉回屋内。
    笔者:对,明显宅不利,且还是本命鬼所在。酉合是死神克干,干为人,又死神加干,人必有死。合可以为家庭和睦、和谐,又可以为婚姻,还可以是孩子。所以既然宅乘合,加干克干,就说明此宅不利于家庭和睦、不利婚姻、不利孩子。
    带死神,容易死人, 又是命鬼所在,相冲,其凶可见。占人是己卯命,酉是命鬼。然支上见大耗加干,又是日刃所在,阴神又见财乘青龙,所以此宅不利财,不利女人,这个是宅与本命的关系,不看天地盘。
    测宅最忌岁破在支上两课,若加必破财无疑,还劳累不得安宁。酉为妾,太阴也为妾,乘死神克干, 又太阴化空,故不利妾。
   子贵人陷空主不利尊长,又太阴主母,传空,又主不利母。子也是孩子,末传子孙爻遁闭口乘虎,阴神见子孙之戌墓,戌又是死气, 也不利子。
   此课占宅,宅来克干,又四课互克,长度厄课,三传递克,没有一点吉处。青龙即便不空,也是坐下寅鬼之地,又是大耗加宅照样破财。
   本命卯上见申勾,命鬼、日鬼,必还有讼、狱之事,但好在申是月将,末传巳来克合申鬼有救,虽有救但不利申,申是日德,也是母亲之象。乍一看,全是不好的地方。

【评疏】邵公断课,大抵从课体课格入手,这证明课体课格是不可轻忽的。课体课格为大象、总象,应事也多为大事,故以乱首、天狱克其“不有大服,必有大祸”之应。

    先论上门乱首。法以干加支而受克,尊临卑位而受凌辱,故名乱首。此占乃支来加克干,卑凌尊位,表义亦同。原注谓“酉为婢,六合为人口,五月火鬼在酉,故婢横死”,姑以为用象值得商榷。经曰:“火鬼春归午,夏月逐鸡飞,三秋寻鼠穴,冬至兔相期”。火鬼入宅,末见已火,已为窑灶,验诸“厨下火发”则可。婢子缢死,终非其类。
    从理气上来看,支来干上求合,主“婢子争宠”;酉阴寅,棒杖之属,受责之象;五月占,酉为死神,又是长绳鬼,干神上下辰、酉均自刑之位,据此断其受责自缢,始为的当。
    次详天狱。《心镜》云“占课用神当囚死,仰见其坵俯见仇;更值斗罡加日本,四凶天狱是其由”。此中仇者,克也;坵者,三丘,春丑、夏辰、秋未、冬戌者是。又云:“正月乙酉午时课,小吉临寅故曰坵。春占土死未为墓,土畏于寅又是仇”。此占功曹不备,而有“县尉与主簿不足”之咎。今功曹被太阴、从魁逼克投于未墓;不料未墓遭功曹、青龙夹克不过而发用,正是遍地皆仇。
    尝闻《毕法赋》云:“初遭夹克不由己”,未既受克,遂奔中传子贵日印,却与子贵空害,正合“害贵讼直作屈断”之议,故县尉“依法看验、申州”。奈未害子在先,子贼已于末,主有“三传互克众人欺”之晦。
尤恶者,未中有井、鬼二宿。既得井宿加寅为枷锁,哪堪“鬼宿入鬼门”(语出§前程仕进03·098)?寅本庵观神祠,龙神入庙,其象尤的,故系狱于能仁寺。此即“横扰”之应。
    《心镜》复云:“乙生于亥将为本,斗系当防父母忧”。夏月占,天罡为坵,墓系日本,主忧父母。“忧”即丁忧,结合中传子水父母被害,也加重了母丁忧的应象。末传已乘虎,水来此绝,因服母丧而出狱。以上皆占者行年在未之咎。原注又以巳为月病符,相关讨论见§疾病13·163。
    最后,原注以“大凡火鬼克人,不是一个可当”作为死殁有三的依据,实则火鬼为凶,传用递相克害,亦主祸事频仍,兼是二象释之,始为周全。然更赘云:“六合为棺木,卯神亦是”则附会矣。若以卯神六合为棺椁,则占者本命即是,何以姨、母皆死,而彼独活?其注必定出自门人臆揣之笔可想。

    此课支来加干,名上门乱首。(《六壬大全》云“支临干克干,为上门乱首,更兼发用尤的。下为尊上如首,支为卑下如足,卑下无礼作乱,故名乱首。上门乱首发用,又名反常课。”“占主少害长,下犯上,家门背逆,不可举事。上门乱首,尊不惹卑,卑下敢来犯上,事体重。上门乱首,事发于外而起于内,兵不利主,贼来格战,总主来人迟,营寨多有刑伤。若见卯酉后合,主男女讹杂,不分长幼。”)

   又用神当囚死,斗罡系日本,课名天狱。(“凡课囚死墓神发用,斗系日本,为天狱卦。盖囚死者,时令囚死之气也。墓者,日库也。我克者为死,克我者为囚,夫死囚发用,主死丧囚禁之事。斗者,辰为罡也。日本者,日干长生位也,若日本强旺生日有救。今日本又遭斗系,不能扶助用神囚死墓葬之气,如天降灾殃,至人罹狱难逃,故名天狱。占者忧患相仍难解。统噬嗑之体,萎靡不振之课也。”)
   不有大服,则有大祸。(酉为死神、天鬼,寅为岁破劫煞,未为病符、浴盆、天目,子见丧车、月破,已见破碎、闭口,“不有大服”,“则有大祸”。)
    支神犯日,酉为婢妾,恐婢妾死亡为累。(又为死气为鬼,“恐婢妾死亡为累”。)初中两传,贵人六害,行年又在其上,乙日以子为父母,主先遭横扰,次值凶丧,又防失火。(行年在未,子未六害,“支神犯日”,此“先遭横扰”;子见丧车,又为干败之地, “婢妾死亡”,此“次值凶丧”;酉为火鬼,“又防失火”。)
    时冯为主簿,五月初二日占课,(此课占于“戊申年五月乙酉日”,即西元1128年6月1日,下文“六月十七日”即西元1128年7月16日,此日干支为庚午。)
    六月十七日,婢子争宠,因责之,遂自缢。(此处即是《毕法赋》“虽忧狐假虎威仪”之“狐假虎威格”,乙干受上神酉“婢妾”之克,而干寄宫辰则与酉相合,又六合见酉为私窜,上见六合卯为桃花悬索,六合此处为子息象,亦有可能邵案此“婢子”就指婢女亦未可知,不论如何,“婢子争宠”象,坚不可拔。酉为自刑,为夫妇不合,亦为唇舌,“因责之”,酉为长绳,又见死气,六合卯为悬索,“遂自缢”。)
    县尉与主簿不足,(在六壬中,申有廷尉象,因此“县尉”的拟象为申,今申落卯位,申卯相克,卯为申死地,申为卯之绝地,此是“县尉与主簿不足”之本象!)
依法看验申州,被拘在能仁寺,将及一月,母亡,遂得丁忧而去。(申见勾陈,见劫煞,“依法看验申州”;申为僧,下临卯木,木为仁,卯为悬索,“被拘在能仁寺”。能仁寺,全国有多处,此处所指,未知是何处。)
    将及一月,母亡,遂得丁忧而去。(亥为长生,为冯修职之母,见午空亡之地,午为吊客;又子为母,落在未上,未为病符,且子遭贵人与未土夹克;勾陈之申之地盘上见丑天后子水,子为丧车,故“将及一月”,“母亡”。)
    遂得丁忧而去。(子水“母亡”之后,下临未土见青龙落寅位,寅见天马遁庚,庚为申为“能仁寺”,申为钥神,寅太阴落酉地,酉为死神,故“遂得丁忧而去”。)
    又两月,母之妹又殁,此乃冯之姨母,供养在家者也。(此处须要注意的是,宅中之酉与干上之酉引发出来的干课、支课上的内外两个寅见太阴,正是“供养在家”的“冯之姨母”和冯修职自己的亲生母亲。寅太阴落酉地见天马而出,那么“遂得丁忧而去”的冯修职在壬课的拟象中,向两个拟象方向运动,一个方向是冯修职本命的卯投向戌地,戌见丧门、死气,卯见玄武亥水长生,此“卯见玄武亥水长生”正是“母之妹”,即“冯之姨母”,卯见岁墓煞,又见飞魂、天诏、血忌,故“又两月,母之妹又殁,此乃冯之姨母。”另一拟象方向则是干之寄宫辰落在亥上,辰见岁煞白虎克死亥水,此即案文“又用神当囚死,斗罡系日本,课名天狱”之显像之一。)
    未葬而厨下火发,延烧将及堂前而灭。(末传巳见白虎,酉火鬼上见寅木遁庚,庚即白虎,白虎见已为焚身,此“厨下火发”,已落子位临未位,蛇为巳之本家见亥为坠水,午为堂宇,见水则“延烧将及堂前而灭”。)
    盖支辰犯日,乃下犯上也,酉为婢,六合为人口,五月火鬼在酉,故婢横死。(“五月火鬼在酉”一词用在此处不尽恰当,五月“长绳”在酉,酉见死神、天鬼,更加的当。)酉金克乙木,故为所累。(依原文。)
   贵人六害,所以被拘。(子见绞神,未见勾神,子未六害,“所以被拘”。)
   又未为眷属,上见子为父母,既受土克,又受未害,行年加之,重克重害,所以母亡。(此其一象,另象在太阴、子亥父母爻。)
    五月以巳为月病符,作末传,乘虎加母之本宫,归丧于家也。(酉,寅太阴,酉六合皆其母象之侧照,病符未就在宅中,似不必赘用“五月以已为月病符”一象,若用此象,则“将及一月,母亡”及“又两月,母之妹又殁”之时间上如何对应?)
   大凡火鬼克人,不是一个可当,六合为棺木,卯神亦是,所以一年之内,连见三人殁也。(“连见三人殁”,此课象之自然运转的结果,不必硬凑;若非要对“连见三人殁”一词执迷,那么酉为天鬼,四课见三个酉亦或见三个寅太阴皆可;或者与当今浮躁的时代同步借用的本课子贵的游神、戏神二神煞,在子为四废煞的状态下,炒作一下,来个速成快餐,即酉上见寅,寅木河图数为三,若此,可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