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来,随着“易学热”的持续升温,姓名学也异军突起,其流派与名家也不断见诸易坛,作为一种易学文化现象,其主流应该是积极的。
    老子说“名可名,非常名”,虽说名是“身外之物,”但却是此人与他人、此物与他物区别之标记。而实际上姓名之功能还远非止于此,姓名是由文字组合而成,文字随着历史的沿革,社会的发展,不断地积淀和递增着其内在的信息量,每个字本身就可以反映多种信息,如这个字的“层次”、能量、善恶、吉凶、动静、正邪、成败、数字、虚实、阴阳、五行、八卦、方位、组合信息,等等,不一而足。这是中国文字特有的功能。所以,我们在分析一个人的姓名时,首先从文字的信息内涵去看,从组成姓名的几个字的相互关系来看,此外再从“音响效果”、数理配合等方面看。1995年,我在一篇谈测字的文章中说:“余有心得谓:将万事万物皆作某字看,且凡字皆如人、如事、如物(此乃事物符号之彼此转换也),有其固有的内在的结构、指代、内容、数理、意义和联系,故字如人面各各不同。且由此产生的新姓名学说亦可开拓一个新视野”,意即姓名学首先要从文字的信息内涵去分析。
     当然,由“出口转内销”的五格数理姓名学弃文字内容专从数字考虑虽有其数理为宇宙共有信息频率之依据,但若偏执其一不及其余,仍有一些问题值得再商榷,比如其笔划数是依正体简体异体大小篆金文甲骨、还有转折处算一笔还是两笔,都还存在着学术流派的争议,且都说自己的灵验,这也说明其有很多尚待研究的空间,不能匆忙地下定论。
    姓名因为有信息的和声音的等内涵,所以有一定的能量因子,但其能量的产生与积累,在天天的用,天天的叫;姓名就如一个“咒语”一样,天天用天天叫犹如天天“咒”,其信息导向、能量定向也就逐渐地因不断地“共振”而显现出来了。当然我们不能夸大姓名的“能量”或作用之类,好象人的命运全由姓名决定一样,但也不可走上另一极端,说姓名学一无作用。 (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