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传变化多端:阴阳顺逆,消息万千!

1)三传变化多端:阴阳顺逆,消息万千;五行生克,错综其间。可谓妙趣横生。
(1)曲直必福善而祸淫:三传亥卯未为曲直卦,有福者愈增其福,有祸者益增其祸。
巳酉丑俱逢则伤情改革:三传巳酉丑为从革卦,主革故鼎新之象,且金酉乃破物之神,主刑伤之凶。
寅午戌全见则意欲成亲:三传寅午戌为炎上卦,主气炎熏天,上进之象,所以急于进用而相亲傍。
申子辰全见则润下之道,惟宜施惠于人:三传申子辰为润下卦,主恩泽下流,应施惠于人,不可独享其利,而招致忧愁。
(2)三传若顺相合顺时针则理势自然,子辰申为出奇自新改过,午戌寅为间魁舍室从庭,卯未亥为合从彼我咎怀其忿,酉丑巳为献刃远近俱被其伤,辰申子为呈斗玩观于天象,戌寅午为丁墓会消息于方与,丑酉巳为藏金因事而韬,未亥卯为从吉待时而动。
若逆三合事主徒弟违,辰子申为特顺贵勿躐等,戌午寅为就燥行合中庸,未卯亥为正阳遵发生之意,丑酉巳为法罡防肃杀之威,四土逆行尚宜守正。这就是说,四土辰、戌、丑、未逆行,尚宜守正。水局逆行言毋躐等,欲想以顺正之;火不顺则燥,故正之以中庸;把玩“遵”之一字,言当依本生生之理,而无隔阂;阳者,刚杀气金,逆而杀气愈盛,故肃杀应防。土能生金,若逆生恐犹未出于正,故需要特别戒备之。
子申辰为仰玄守凝寒之困,午寅戌为正义显朱夏之形,卯亥未为先春未萌先动非时过,酉巳丑为操会已过受时岂失宜,申辰子为间十聚秀气于怀中,寅戌午为华明彰精光于天表,亥未卯为转轮,因颠蹶而自反;巳丑酉为反射,怀杀伐以酬恩。
(3)三传连茹,传逆速,而顺则迟。越三间向阳明,而向阴则暗。
若顺三间之课,亥丑卯为溟蒙,而事多暗昧;子寅辰向三阳,而渐望光明;丑卯巳为出户,春雷震蛰;寅辰午出三阳,金鲤波中;卯巳未迎阳者鸣高冈之鸾凤,辰午申登三天得云雨之蛟龙;亥未酉变盈者名秋场登稼,午申戌出三天似鸣鹤之在天;未酉亥为人局,主心劳而日拙;申戌子涉三渊,当隐于山林;酉亥丑乃凝阴,而忧不可解;戌子寅入三渊,而枉不能伸。这就是说,天地之气,东南为阳,西北为阴,自寅到酉为白天,自酉到丑为夜晚。凡人们日出而作,与阳俱开,故向阳则明。日入而息,与阴俱闭,故向阴则暗。凡人逆则归,归则速;顺则游,游则远,这是自然之理。若三传俱在夜方,岂不暗昧?寅为三阳而传之前后拱向之,岂不光明?卯为门户,出门向阳,正如雷之震蛰,阳起于地下。寅三阳之地,出乎此一路向东南,辰午之旺气,可知亨快,为鱼得水之象。午为阳,而卯巳者迎之,正高冈鸣鹤之象,遇到这种情况应迅速去办,少迟则无气。午申在南,乃先天之干位,故曰天;而辰在东南,亦是阳明之位,合之曰三天,登之故有蛟龙云雨之象。只有一个巳字在午之前,而未酉向西去,阳终阴始,肃杀初进,万宝告成,故曰登三天。午当阳极而申戌巳流于酉;在阴子和,言闻其声不见其形。未酉亥阴气兴盛,凡人心劳不休,皆属于阴。“为善心逸日休,为恶日劳日拙。”善恶之际,为阴阳之别。申子水局,有林之象,戌土山象,言人夜方似幽人之守正。酉亥丑都在夜位,阴气所凝,何忧如之?戌寅火局,而子水居北乘旺,为渊,则火亦化而为水,故曰入三渊,屈不能伸,无非是讲有幽暗之意。
至若逆三间则亥酉未为时遁,无出潜之意;戌申午曰悖戾,有追悔之心。酉未巳为励明,出入从其所便;申午辰为凝阳,动止罔戾于心。未巳卯为回明,而利有悠往;午辰寅为顾祖,而喜气和平。巳卯丑为转悖,在吉凶二者之间;辰寅子为涉疑,入祸福双关之道。卯丑亥为断涧,义利分明;寅子戌为冥阳,善人是宝。丑亥酉为极阴,如月隐西山;子戌申为偃蹇,似马驰栈道。这就是说,亥酉未逆传,亥遁于酉,酉遁于未,有退而归隐之意。戌午火局,中间一申反成克象,不团结和睦,故曰悖戾。酉至未,酉有背暗投明之象,之所以为励明者,是说策励以从明。申午辰都在东南阳位,故曰凝聚于阳,因而行止如意。午为明,未巳卯回绕而向之,故曰利有悠往。午火生于寅,三传午辰寅,有顾母之意。和平者,是说生而安宁。巳丑酉金局为杀机之悖,因中传不用酉而用卯,是悖之转,转则吉。然犹未离于杀,亦主凶,故在吉凶二者之间。辰子水局,中传见寅,虽涉于凝而不沉于渊,但两局不纯,故曰祸福双关。然断涧如何涉?失前忘后时。君子宜退位,小人须有悲。亥为水,丑卯有桥梁之意,意说难进。高高下下,义利岂不分明?寅戌火局,中传见子,阳入于溟,乃怀宝不出之意,丑亥酉皆是夜方,不见光明。子申辰水局,间一戌土在中,坎水见险,岂是坦途?子戌申、申午辰、辰寅子仅有其名并无其课。
若顺连茹,亥将顺行,亥子丑为龙潜,阳光在下,空怀宝以迷邦;子丑寅为含春,和气积中,莫炫玉而求售。丑寅卯为将泰,有声名而未蒙实惠;寅卯辰为正和,展将略而果沐恩光。卯辰巳名离渐,利用宾于王家;辰巳午为升阶,亲观光于上国。巳午未为近阳,名实相须;午未申为励明,威权独盛。未申酉为回春,若午夜残灯;申酉戌曰流金,似霜桥走马。酉戌亥革故从新,小人进而君子退;戌亥子隐明,私事吉而公事凶。这就是说,亥子丑全在夜方,无阳气,故为《易经》“干龙勿用”义。子丑寅得阳气却未畅,仍然要韬养勿用。寅为三阳开泰,此时从丑初履之,虽有将兴之誉,而功业犹未成就。寅卯辰为日之始,正是君子向明求治之会。卯辰巳逼近离火之位,这是君子作宾于王朝。午正阳有泰阶之象,从辰巳升之,岂不是观光吗?午阳明君位,巳未近之,君臣合德,功成名就之象。午未申是圣主当阳,揽权御下之象。未申酉东南之气渐退,是以比之残灯。申酉戌乃金地肃杀,有如霜桥走马之危。酉戌亥纯是夜方,乃小人夜长,君子道消之时。戌亥子以公私分明暗。
若逆连茹,则亥戌酉回阴,心怀暗昧之私;酉戌申为返驾,主行肃杀之道。酉申未为出狱,主离丑出群,疏者亲,而亲者疏;申未午为陵阴,行险侥幸,安者危,而危者安。未午巳为渐烯,脱凡俗而渐入高明,午巳辰名登庸,舍井蛙而登月宫。巳辰卯名正己人物咸亨,辰卯寅为返照行藏攸利。卯寅丑为联芳,悔吝须知否极泰来,寅丑子游魂,乘凶坐见事成立败。丑子亥为入墓,有收藏之态;子亥戌为重阴,安嘉之形,宁甘没齿。这就是说,自亥而回戌,自戌而回酉,一团阴气,怎不心怀暗昧之私?戌酉申为肃杀之地,戌为狱,酉不向戌而向申,是为出狱,不与戌之群丑为伍,而往西南,是平昔之亲类反疏,而疏类反亲。申为阴而未午凌之,为阴阳交战,安危之机。巳烯干燥指午未渐而入之,是脱凡境入高明之意。午巳辰逆转,又未中有井宿,午逆向巳,巳中有蟾,似在月亮里面,巳宽大,有正己之象。从巳至辰卯,正己而正物,人物皆归于通达。寅中有生火,辰卯返而从之,是返照也。阳明相比,行藏自利,发泄太过,中藏乌有,反为吝象。今归寅卯于丑,披枝归根,才是否极泰来之象,寅之阳气正好发舒,反入于丑子阴极之位,诸事不利。魂阳魄阴,向晦宴息,百事收藏。子亥戌为重阴之地,故宁矢志没齿,静静等待,不可冒进。
(4)寅申巳亥有三者见于三传叫悬胎,主指隐匿藏怀或为胎孕。子午卯酉有三者见于三传叫三交,主藏匿阴私不明之人,此神皆为五行之败气,主人昏晦,若收留此人,异日必不利。辰戌丑未有三者见于三传,叫游子,主指碌碌而动,四处奔波,也叫稼穑,土有生物之功,而日渐增长,故自微于着。
(5)三传之间,初生中,中生末,名叫遗失,而事久凌夷;末生中,中生初,名叫荣盛,而多人推荐;初克中,中克末,名叫迭噬,而受众辈之欺;末克中,中克初,名叫僭亡,而致外人之侮。
三传生日天干百事宜,日生三传财源耗,日克三传求财可羡,三传克日众鬼难堪。
初传克末成者罕,末克初传事可成;传见妻财利益多,传见父母饶生意,传见兄弟口舌生,传见子孙福禄满,传见官鬼有两途,病讼畏兮官位显;子传父逆且疑,母传子顺且便。干支吉,三传凶,谋事不成终不善;三传吉,干支凶,事吉而成无少惮;支若传干上神,人求于我;干若传支,我求于人。
子孙动在一传则求官不吉,官鬼则兄弟处于困难之中,妻财动则父母灾危,父母动则子孙受克,官鬼动亦忧及己身,比肩动则劫财。
若金加火上为发用在一传,而中末见水则有救;若炎加水上为发用,而中末有土则不凶。
在三传中,没有吉将吉神者,必然灾难恼怒同时出现;全是吉将吉神时,主指招财,利可求,吉祥如意。
三传克多则事多,克少则事少;多则虚诞,少则理明;有克则有救,无克则为脱气,无力相助。
三传纯子孙,不求财而财自至;纯父母,勿虑身而身自安;纯妻南,而父母克害;纯官鬼,而兄弟成灾。
(6)龙首累逢君命恩赐频加:太岁年份、月建、月将、贵人同为发用,曰龙首卦,君子则有恩命,出自领袖,常人皆利见大人。
龙战屡见改革灾祸不定:卯酉日辰,行年发用,名曰龙战卦,不论君子、常人俱主变更改革,灾祸不一。
官爵改拜升迁:驿马发用为官爵卦,主指调动提拔。若是常人则摇动不宁。
斫轮铸印官职须迁:卯加在申位,而发用曰斫轮卦,戌加巳发用曰铸印卦,有官者必迁,无官者反不能当,却有官非口舌。
高盖乘轩鼎席必致:午卯子三传为高盖乘轩卦,亦同斫轮、铸印断。
泆女必渎乱太甚:初传天后,末传六合,中传见卯或酉,云泆女卦,主指淫奔不正。卯为六合私门,酉为太阴私户。凡是卯酉作中传,前面见天后,后面见六合,是阴前去求阳,不是放纵之举又是什么呢?前面见六合,后面见天后,则为阳前去求阴,这必是风流男子。
赘婿主伏潜屈辱或相将:支辰加于天干之上被克为用一传,为赘婿卦,主指屈身于人或寄人篱下。
天网囚系灾伤:凡时与地支并克天干且发用,为天网词讼卦,遭凶系,一般多主指病凶。
孟仲之神发用,主指新生事物。
旺相发用皆主喜,休囚发用皆主忧。
在三传中,凶将更乘,灾祸愈重,吉将更生助者,碰到喜庆之事就愈多。凶将见生合,虽凶不甚;吉将见伤,虽吉也不很多。
三传皆在年月日时名曰天心,忧不成忧而喜中加喜;三传不离四课名曰回环,吉不全吉而凶不全凶。
总起来说,我们从上面三传的微妙变化中,可以看出古代中国贤哲具有高度的形式逻辑智能,而“这种传统形式逻辑只包括依据判断对方表明直接推理的三段论法推理,使原因和结果这种经验事件的关系带上必然性的,是先天的原理。” [日]泽田允茂:《哲学的逻辑学》,[日]末本刚博等:《现代逻辑学问题》,杜岫石、孙中原等译,中国人民大这出版社1988年版,第102页。三传是天地人之间的全息反映,是道或场的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