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法_喜惧空亡乃妙机

关键词

喜惧空亡

最终显示内容

    【述要】余论空亡有二等,一者天盘神作旬内空亡,天神乃类象之凭据,曰车乘空亡;或天神坐临空亡之地,乃天神随月将驾临空亡之地,曰游行空亡。此与凌氏不同。壬家论空最活,有一时之空亡,有到底之空亡。一时之空亡,填实或逢冲即应实到底之空亡,填实或逢冲反应虚事。应期亦随其或填或冲之期断之,冲则应急,填则应缓也。
    此诀尤有二等之议,一曰“喜惧”之妙,次详“虚实”之机。凡占,总以墓神与鬼克为忌,然墓神空须辨时势,空墓待填,何人何事填之,须看神将象类因类取验,唯鬼克最喜到底空亡,不能害我也。凌氏谓子孙盗气亦要空,不知盗气一空,遂成空脱、脱空,岂宜之哉?至于父母、生 气、德禄、贵人、驿马及妻财,俱不可空诸矣。
    又要分事类,如占离散事,课传俱空反是喜;如谋成合,一时之空尚待 其应实之期,到底空亡何能成事?更要在年、月、时、将四者为限,度课传中空亡之神为是过往之空,为是目前之空,或将来到底成空。过往之空,其 类神所主之事必先有虚信;目前之空,却是前事忽然失诸凭信,此二之究竟 应实应空,要看行传、归计。将来之空,须辨填实应实或填实应空。
至于虚实,更要详审。余总结经年从师及实践经验,拟诀曰:
太岁非空待旬月,建将二空时响应;
坐空冲破填应实,乘空旺衰辨真似;
身空自废孤寒生,命空祸福无音讯;
行年乘空临空处,一年之中莫妄求。
以上总举大要,总要因类决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