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姜查主张修行不离日常生活,所以他说:并不是坐在那里才算修行,不坐的时间更多,随时保持正念正知才是真的修行。到了八点打板集合,阿姜查不是那么准时,不会比大家早到,常常会让大家等一个小时才进来。弟子们不是坐在舒服的椅子上,坐的是凹凸不平的土地,也没有坐垫。等了一个小时阿姜查慢吞吞的进来,进来以后一开示不得了。弟子们都觉得师父好啰嗦,说那么多,好像要将经律论所有的道理都说出来。可能九点开始开示,开示到十二点,说一半,中间会停下来说:各位有没有什么问题?大部分的人都沉默,因为弟子们想赶快结束不要听了,听那么多听得很烦,说来说去不离苦集灭道四圣谛,一直重复,但是他就是一直说。里面有新出家的不懂,有的人刚来这个道场,兴匆匆的就提出问题。只有提出一点点的问题,他就回答了一大牛车的解释,那就更惨了,有时故意说到天亮,害他们连续坐了五六个小时。阿姜查是这样来磨练他们的。到了天亮才若无其事的说:现在该散会了。
     他们每日晚上都是静坐的,静坐到天亮。有时他高兴想到就说:好,大家今日晚上不可以在床上睡,必须到森林的空地里面睡,规定大家晚上拿着蚊帐出来睡。这个外国比丘将蚊帐拿到空地,因为森林的地面很潮湿又肮脏,他又去准备了一大堆的稻草铺在地上,将自己的床弄得很柔软,可是他怎么都睡不着,没睡以前心想:好恐怖,这里一定有很多的蜈蚣和蛇,牠们随便都可以钻进我的蚊帐里面,要是不小心一躺下去,一定会被牠们螫到,会肿起来痛到受不了。他一整夜都在想这些事情,所以都没办法躺下来。他看看他人,奇怪了,为什么其他的比丘们都能够躺下来睡觉。心想:他们一定也是很害怕,害怕鬼来,所以整夜都在发抖。他就一直想,最后最想的是谁呢?开始想母亲,想呼唤母亲。如果在美国那么好的环境,母亲一定不会让他睡这么糟糕的地方,蚊虫、毒蛇可能随时都会来的地方,最后想到的竟然是自己的母亲。
     阿姜查用很多不可思议的方法来调练弟子们这一念心。刚开始外国比丘也觉得这样有什么进步呢?觉得他人看他们好像很有修行,其实自己的内心有很多的烦恼,也觉得修行没什么乐趣,每日只是很努力的想要安住在当下,希望能够度过阿姜查提出来的每一种考验,因为阿姜查常常给弟子们出其不意的考验。尤其是开示时,不论他人喜不喜欢听,一开示都是二、三个小时以上,弟子们很怕这些事情。阿姜查随时要弟子当侍者,他将槟榔汁吐在痰盂里面,侍者要拿去洗。洗回来又马上吐一口,要弟子再去洗。
     此外,每日还要帮师父洗脚。更糟糕的是,他最讨厌另外一位比丘,阿姜查知道以后,就命令他去替那位比丘洗脚。基本上他很不高兴,但是他说大家愿意住下来,就是愿意恭敬师长,于是他听了师父的话去替另外一位讨厌的比丘洗脚,洗脚时发现,在帮所讨厌的比丘洗时,心里的烦恼好像清净下来了。因为自己克服了憍慢,本来很高傲的,可是阿姜查故意这样调伏。作沙弥一段时间以后,要被派出去受戒。阿姜查知道他们很高慢,就将所有外国比丘都排在后面受戒。因为先受戒的人一定排在前面,后受戒的人排在后面,戒腊高的人可以管戒腊低的。一起去受戒的,前面受戒的可以管教后面受戒的。
     阿姜查为了训练弟子们,全部将这些人排在后面,让他们当下座。下座有个缺点,分配的东西轮到自己时,剩下最差的。如果有人供养,好的东西要先给上座,轮到自己时可能都没有了。所以他就将他们排到后面,调伏他们的憍慢。
     有时候外国比丘不听话,阿姜查就用一个方法:冷战。当到阿姜查的寮房要当他侍者时,他就不理他。如果居士送糖和冰块来时,都等他出去才分给大家。于是自己就会很不好意思,只好赶快向师父忏悔,再改正内心的烦恼和不满。
     这有点像禅宗的方法。禅宗祖师说法开示,不事华藻,不加文饰,通常说话很直白,向来不在世俗礼貌上用心,只为了利益行者证悟般若。阿姜查看起来也是如此,但是阿姜查本人很快乐,也常常哈哈大笑,看起来很开心。他第一次远远的看到阿姜查,觉得他就像一只快乐的大青蛙,坐在大荷叶上面,阿姜查的喜悦和快乐,是从内心展现出来的。


     阿姜查规定弟子们刚出家五年不可以离开师长及僧团,必须被调练五年才可以离去。前四年都是零分,不论怎么样努力修,都算零分,最后一年才决定弟子有没有及格。
     刚开始外国比丘也是不相信这种说法,怎么前四年那么努力都是零分呢?到了第五年才相信。因为自己已经被磨练、训练一段时间以后,第五年时有一次阿姜查给他很大的境界,他发现心里没那么烦恼了,此时觉得前四年真的是零分,第五年开始有分数了,觉得心在无形当中被调整得柔软了。刚开始真的很烦恼,觉得出家好烦恼,只是每日想要安住在当下这一念心,希望这件事情能够过去。可是到了第五年,他在应付这些烦恼时,不会再随烦恼走了。不如意的境界出现时,很快就过了,发现自己进步了。阿姜查常常问他说:你要不要还俗?自己都不能决定。告诉阿姜查说:你说是这一生呢?还是说这几年?不过后来外国比丘还是还俗了,但是至少有当比丘五年,到了第五年觉得至少可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还俗了,因为他开始觉得有信心了,原来他也可以对付自己的烦恼了。
     在道场里会有很多的不如意,在道场里有道场的要求,会要求做这个、做那个,不能事事如意,行者何尝不可以用这样的方法考验自己呢?这些不如意的境界,是在磨练自己的这一念心。心里有烦恼,就像长疮一样,去哪里都有苍蝇,问题不在外面的境界,而是自己的内心。烦恼从那里来?烦恼是在规矩上面吗?规矩本身没有烦恼。还是在他人的口里呢?他人说那句话里面没有什么烦恼的意味,说完他就算了,是自己心里很多的烦恼,烦恼不在外面的境界,某人、某事、某境界上,而是在自己内心里。自己有烦恼的种子,一点点境界就可以让它现行了;就像身体长疮,到哪里去都会惹来苍蝇一样。现在不论碰到什么境界,都应学习历境练心,努力的让自己不要生起烦恼。